旅游

心术编剧六六谈医患关系95的医生是好人

2019-06-13 21:42:3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心术》编剧六六谈医患关系 95%的医生是好亾

六六曾表示,初创作小说《心术》时是想写“黑幕”,但进医院“卧底”后发现医生的可爱,所以决定“不能为了收视率、为了赚钱,去糟蹋人家”。  改编自六六同名小说的36集医疗题材大剧《心术》于昨日起接棒《甄嬛传》登陆安徽卫视(微博)、东方卫视(微博)、浙江卫视(微博)。前天下午,早报采访了《心术》的编剧六六。从《双面胶》(2007)到《王贵与安娜》(2009)《蜗居》(2009),六六早已成为国内一线编剧,无论文风抑或生活作风,她都无比犀利。

谈《心术》

创作坚持“眼见为实”

在《心术》之前,国内外已有不少成功的医疗题材电视剧,比如日本的《白色巨塔》、美国的《豪斯医生》。六六表示无需刻意回避借鉴,“社会环境不同,人物架构不同,风格不同。我只写我要说的话。衣服不是还有撞衫吗?但是不同的人穿上气质就不一样。”

为了屏蔽各方面的干扰,坚持“眼见为实”的创作原则,半年多的时间里,六六几乎每天定时去医院报到:“6点到医院,护士交班后上手术台,再值大夜班。《心术》剧情因为涉及多个科室,我也要经常去各个不同的科室,去医务处了解如何处理医务纠纷,旁听庭审,采访患者,下了班之后还要介入医生的私人生活。”

对于《心术》被指更侧重为医生而不是患者说话,六六表示:“我对医生的判断,反映了我对整个社会的判断。95%的医生是好人,不能因为一部分不好的人否定整个全体。绝大多数医生对生命意义的探索比我们更深刻,相反很多人对他们是有误解的。”她也希望借此次的作品,让观众可以换个思维方式看问题,“我知道要通过这一部剧改变观众是不可能的,但我只能尽力,提供一些新的思维方式,希望对社会有一点点的推动作用,我就会很开心了。”

作为业内的编剧,圈内关于六六的电视作品盛行一种说法:铁打的海清(微博),流水的男一号。可以说,没有六六,就没有女演员海清的今天。但六六却说,“前几部戏有海清,是因为每个导演都觉得她合适。对我来讲,作为一个编剧,我对自己的要求就是手不要伸太长,我只要做好我的剧本我的故事,剩下的事情就与我无关了。”

有意思的是,自称没有看过成片、半成片的六六坦言不会去看电视剧《心术》,因为对她而言更重要的永远是“下一部”。关于新作,六六不太愿意多说,“公司已经勒令我不要再讲了,怕我一说,引起电视台的哄抢和翻版,听说现在市场价格已经被我抬得不像样子了。等到时候再说吧。”

谈婚姻

已经跑赢大盘

谈到前阵子在微博中高调“斗”小三的事件,六六表示,因为“有人会利用你是公众人物和你的影响力来对你要挟”,“所以的办法就是坦诚说出来,所谓的武器就不是武器了,被别人要挟可不舒服啊。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看到更恶劣的情况发生。”

六六觉得大家对她的关心,不是对她个人的关心,“在我发了微博之后,不论大奶小三都到我这求助,不是因为我是名人,是因为这是这个社会不可逾越的痛。还有男人找我求助的,男性更加焦头烂额。”六六说自己现在的感情生活非常简单,“很多女性碰到情感问题,就变成一辈子跳不过去的坑。只要你有幸福的能力,伤心只是暂时的,除非你沉浸在里面。”

在总结自己的婚姻生活时,六六坦言:“难走的道路是婚姻之路,难翻的是自己心里的山头。我只是成长得快一点,预警系统比较早启动。跑了八年,我欣喜地发现,我已经跑赢大盘了。对我这样性格的人来说,快乐地生活、幸福地生活、敞开心扉就是我的追求。”

演员素描

六六

吴秀波

我讨厌吴秀波。

通常你恨谁,你就会把他单列出来批斗。

次见秀波是和海清一起与资方在饭桌上吃饭。秀波赧颜客气话不多,安静到你会忽视他的存在。满桌人谈笑风生,他只笑笑,听听,且提前找借口离场。

第二次见他是2009年12月他初次上戏前的一晚上。我看到一个帅到非常,神采飞扬的男人。在人少的场合,他张扬的自我淋漓尽致。他在谈到表演的时候可以自己一个人担当数角,一会儿深沉,一会儿疯癫,完全具备了演员的素质,就是一个人就唱满一台戏。那一刻,我就知道,他是不二人选的霍思邈。

再见吴秀波,是《心术》二次开机了。吴秀波已经变成吴老师,跃居男演员一线。我从那时候才发现,他竟是这样一个让人讨厌让人头疼的人。

他老缠着我改戏。而那一段是我人生悲惨的时刻,我正值早孕期,天天昏昏沉沉吃啥吐啥,不要说让我修改早已完成的剧本,就是跟他坐下来掰扯情节,我都坐立不安。他提了好几个修改的方向,认为结局与他构想不一致要修改,被我毫不留情地拒绝了。

秀波有秀波的方法。他会缠。

他说服不了我,我也说服不了他。而我欠缺他的体力,缠到,我跟他说,我不同意你的意见,所以你提的修改方案我完成不了,你看能拍就拍,不能拍就算了。

他说:“我讨你一句话,你能不能让我的人改。”

为摆脱他的喋喋不休,我说,好。但是,我跟你明说了,你的人,水平要是能改得比我剧本好,他早就跟我一样成名了。

其实,我内心里是认同他对霍思邈这个人物的剖析的。今天站在观众面前那个招人喜爱的霍思邈,就是吴秀波雕塑的结果,他对霍思邈的人物形象如剥笋般的层层抽离,让这个人物雄赳赳地站立在电视剧长河里。我只是讨厌他的太过执着,执着到不仅跟自己较劲,还让周边的人扭曲。

和秀波合作过的人,不会对他的评价是随和舒服,肯定是拧巴。正是他的拧巴,才让他在这个行业里行走二十年后熠熠生辉,也正是他的坚持,你才会看见今天无与伦比的秀波;但更是他的倔犟,让我发下毒誓,今生不与他再次合作。我这人,天生敌不过痛苦的折磨,我从不会把自我纠结磨难当作成就的道路,不快乐,我便不出活儿。

《心术》终结果很好。片子成功后,老板吕超赞扬秀波,说你塑造了一个立得住的霍思邈,你是全片闪光的焦点,但我不得不跟你说,成片你修改的结尾,的确不如六六的原着,这也是她为什么能拿这么多钱站在那个位置的原因。

秀波那头,突然就喏喏了,他又恢复到不好意思的大男孩状态答:“要不,咱们重拍吧!按六六的结尾再拍一遍。”

我听了吕超的转述,大笑,瞬间原谅他。一个对自己有要求,对他人有要求敬业的演员,你不能再说他什么。他的心,和我的心终究是一样的,珍惜自己的羽毛,珍惜好的作品,终结果是好的,那便是好了。

海清

和海清,已是多年相识。

两人没事会聊天。你如果听一个一线编剧和一线女演员的聊天,你就会舒口气,大家都差不多,都是胸无大志婆婆妈妈。从孩子开始,到老人,到男人,到家庭装潢,到保养,凡是女人的俗,无一能免。于是,两人就在聊天中接着地气了。

昨天两人又聊天,说的是对媒体的感受。我说我不想去北京宣传了,一群狼等着我。海清大叫:“你都不去了,那我更不要去了!”她特喜欢跟我搭一组宣传,因为省了她单独面对狼奔豕突的汹涌问题。

我以前对媒体印象非常好而且也知无不言。近见识到媒体的厉害,会把玩笑当标题,会无中生有,会故意扭曲你的意思。我于是知道信任就是这样被一两个人一两件事毁了。其实我有相当多的媒体朋友,有些关系铁到知道我所有的私生活。他们就可以做到守口如瓶,我笑称他们是我的圆桌骑士。而他们自己承受人性道德和职业道德的煎熬,让我安然去睡。

我跟海清说自己对媒体如惊弓之鸟,一听宣传就想逃。回到鸵鸟期,想把头埋进沙里,屁股露在外头假装不知道。海清哈哈大笑说:“恭喜你老六,你终于,牢牢占据一线位置无可替代。这种待遇,只有当红女演员才有。你要是没名气,谁爱搭理你啊!你求媒体报媒体都不报。”我问她应对的方法,她的一席话让我受益许多:“我很感谢媒体的放大作用,没有他们,我永远不会懂谨言慎行和什么叫隐私。”

我也是这样成长的。

我开始知道有些话是不能说的。我开始意识到我从以前那个论坛里胡说八道的姑娘到现在要注意举止言行了。我开始收起张开的翅膀或者约束雄狮嬉戏的咆哮。

你有影响力,你有话语权,你就要放弃自己作为凡人的一些习性。这不好玩儿了。因为,你开始,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

在此之前,我都是那只春光灿烂的猪八戒。

张嘉译

我喜欢老张。

每次见面他都会给我一个大大的拥抱,热力四溢让我温暖。

我一直挺羡慕王海燕(张嘉译夫人),她在挑瓜识男人上面,是一把好刀。

嘉译是西北汉子,却有着南方男人的细致。他心里记挂他人的时间比记挂自己多,我总是能收到他千奇百怪的礼物,有点好事儿他立刻想到周围的朋友们。吃过他的桃儿,大枣儿,小米,螃蟹,蛋糕,我对他说我减不下的体重,有很大一部分是因为他在作祟。

和嘉译聊天,你很容易忽视他的外表忘记他是个男演员。不会有任何男人比他更善于捕捉心底深处的脆弱和在精神上给予你安慰。

去年年底,我遭遇人生非常大的变故,我怀到六个月的孩子,因我生病而夭折腹中。我自己都是在手术台上被抢救过来的。很长一段时间,我觉得自己忧郁症了,不接不上不说话,只一个人自闭在自己的空间里,假装自己蜷缩在子宫没有与外界产生过联系。

各路朋友都给我发来慰问和致电致信。

我一个都不想看。

嘉译是一个不打不发短信给我空间的。

但我吃的是他的枣儿,喝的是他的紫米粥,补的是他的山核桃。

等我恢复以后,去探班他的“浮沉”。

那个冬日的下午,他什么都不做,陪我在简陋的休息室里聊了一下午。

他说,生命是来体验的。不一定要拥有。

人这一生,如果要有朋友,嘉译靠谱。

(摘自《〈心术〉内幕》一书,经作者授权刊发,标题系编者所加)

经年累月地呆在生死交界线上,每天面对一个人状态差的时候,一个人会沮丧。所以我觉得我做不了医生,做医生的人比我们一般人有更坚强的神经。他们表情少是正常的,像我情感丰富,喜怒哀乐流于表面的人,做不了医生。我对医生敬仰的地方,是他们的内敛和克制,这是职业训练出来的,只有这样的人才能给你信任。

——六六

微信应用小程序
药疹
合肥癫痫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