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富士康职业经理亾离职多郭台铭难寻接班亾7

2019-01-31 04:30:28

递上一份辞呈,销掉短号和企业邮箱,60岁的程天纵在加入富士康科技集团(下称富士康)5年后,不留一丝痕迹地挂冠而去。

短号是富士康内部沟通的虚拟号码;而在离职前,程天纵是富士康国际控股有限公司(,富士康子公司,下称FIH)行政总裁。

这也意味着,尽管旗下员工逾120万人,但富士康总裁郭台铭却在半年多的时间里,先后失去两位被其寄予厚望的职业经理人先是飞虎乐购董事长杜家滨离职,然后是程天纵。富士康内部知情人士甚至称,富士康一位主掌更核心业务的职业经理人高管近日亦爆出离职传言。

2007年7月,郭台铭属意培养的接班人三弟郭台成因病辞世,郭台铭遂在富士康加大了引入职业经理人的力度,冀望通过后者的管理经验,规范处于野蛮生长阶段的企业发展,为资历较弱的后辈铺平接班道路。

但事与愿违。五年来,因为金融危机、员工连续坠楼等事件,郭台铭在富士康内部独裁为公的风格未有改换,其所期望的渠道谋局频频遇阻,职业经理人改造富士康的进程亦收效甚微。62岁的郭台铭举目四顾,究竟谁堪接其衣钵?

职业经理人败走

《财富》杂志发布的世界500强榜单上,鸿海(,大陆一般称之为富士康)高居第43位,2011年,其营收、利润分别为1175.14亿美元和27.77亿美元。

作为代工领域的巨无霸,富士康旗下包含CMMSG、PCEBG等十多个年营收额数百亿元的子事业群。要在这样的企业接班,不仅要有极强的处理业务的能力,更要有管理各事业群诸侯的协调能力。

也正是意识到这些,在二弟郭台强自立门户后,郭台铭早早就开始培养三弟郭台成接班。但天不遂人意,2007年7月,46岁的郭台成因罹患血癌去世。恰值全球金融危机蔓延,郭台铭唯有推迟退休,继续带领鸿海大船前行。

彼时,郭台铭已意识到选择接班人的艰难:长子郭守正无意于代工业务,长女郭晓玲资历尚浅。的办法就是,对仍处于野蛮生长阶段的富士康进行规范管理,在富士康的创业元老们尚未退隐之前,由自己掌舵,实现公司2000年以来爆发式增长的平稳过渡。

也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自德州仪器亚洲区总裁退任的原惠普中国区总裁程天纵加入富士康。

在加入富士康任副总裁之初,程天纵一直在苦苦等待一个平台。程此前接受《中国经营报》专访时曾透露,自己之所以愿意加盟富士康,是因为作为职业经理人,他已经遇到了在外企工作的天花板,而郭台铭很理解他需要一个什么样的舞台进一步施展其抱负。

但直到2010年6月,由于产线员工连续发生坠楼事件,程天纵以协助郭台铭处理重大危机事件,他在富士康的作用才得以引起外界广泛注意。

此后的2011年11月30日,由于FIH多年持续亏损,FIH董事长陈伟良退任FIH行政总裁,程天纵真正得到了自己期望中的平台。

当然,2011年11月底的任命,只是郭台铭给了程天纵彻底走向前台的追认机会,在此之前的2011年2月,程已经提前深入FIH厂区,调研扭亏大计:调整产品结构;健全员工激励及晋升体系的双轨制在既有管理职位进阶的基础上增加技术职位,调动工程师的研发积极性;变大企业的大锅饭为员工个人施展抱负的小舞台、提高生产效率。

2012年3月,FIH财报显示,公司2011年实现净利润7300万美元,相较于2010年亏损2.18亿美元,程天纵看起来功不可没。

程天纵具备超强能力,但问题在于,FIH的亏损有其制度性软肋在全球智能业务崛起的情势之下,FIH仍然主要代工诺基亚、摩托罗拉等业务,钱的苹果代工则归属富士康另一子事业群,FIH无法置喙。所以,严格来说,程天纵希望带给FIH的管理变革,在上述掣肘之下打了折扣。这也正是让程感到无力、无奈的地方。不愿表露姓名、接近程天纵的知情人士表示,程终自富士康离职,还表明,郭台铭希望通过引入程天纵等职业经理人规范富士康内部管理、为后来者接班铺平道路的努力接近失败。

威权or规范

熟悉富士康的都清楚,郭台铭有一句名言独裁为公,就是说,郭台铭宁可相信自己的战略眼光,以个人决策为公司终执行导向,减少议而不决的现象,达到提升企业执行力的效果。

到目前为止,富士康以其2000年后的快速发展和崛起,证明了郭台铭奉行这一信条的成功。但问题在于,一家年营业额超千亿美元的巨型企业,即便强大如郭台铭,也不可能完全把公司扛在自己一个人肩上。

举例说,2000年年初,郭台铭即做出了富士康要进军渠道的决策,更一度通过万得城、敢创数码店、赛博数码、飞虎乐购、万马奔腾等项目五路并进,希望在国内的3C流通领域占得一席之地,提高代工业薄如刀刃的利润率。

但不幸的是,历任微软中国首任总裁、思科中国总裁的杜家滨,2010年年中加盟富士康,2011年年底即离职而去。其离职原因即被认为是无法获得独立施展才华的空间飞虎乐购用的是富士康内部,杜家滨希望将公司搬离深圳富士康基地,延揽电商人才,启动外部扩张,但终郭台铭没有同意。

换句话说,仍然主要依靠旧将打天下、依靠海量代工赚取微薄利润的富士康,子事业群的战略决策模式并未因为程天纵、杜家滨等精英职业经理人的加盟而有所改变,重大决策仍然是郭台铭一人拍板。

同时,因为10多个子事业群的业务边界并非完全清晰,不同子事业群之间常常会有业务重叠,还有为了利用部分子事业群闲置产能、将另一子事业群订单进行转包的现象存在,不同事业群之间人员流动、内部结算、业务流程等管理问题频出。

郭台铭更多还是在打中国牌,熟谙中国地方政府为了GDP和税收、出口等政绩指标,可以给富士康提供很多优惠政策,把企业当成自己的女儿,谁给的嫁妆多就把闺女嫁给谁,为了发展难免有诸多不规范的操作。但对于职业经理人来说,保持员工团队的较高稳定性,提升其熟练技能,加大研发投入,进行合理、科学的激励和考核等,规避政策风险,往往是为看重的管理经验。前述知情人士表示,这是双方理念不同的根本原因。

基于此,为了企业发展,很难说郭台铭对还是职业经理人对,但富士康老臣们更像野蛮人,而程天纵们来到富士康之前理念早已形成,很难彻底把自己从一个规范人转换到富士康需要的模式下,终友好分手似乎不可避免。该知情人士进一步分析称。

接班隐忧

双方友好分手的后果就是,富士康依然故我,沿着其旧有的发展方式继续前行,而郭台铭本来寄望的规范管理再次落空,同时,富士康的未来谁能接盘,更成为迷雾。

熟悉富士康的业内人士,曾将郭台铭旗下高管分为四类:戴正吴、徐牧基、卢松青、游象富等创业老臣,戴丰树、程天纵、蒋浩良、吕芳铭等前外企加盟高管,简宜彬、钟依文等内部培养的新秀,以及李光陆、黄震智、刘灯桂等因并购等吸收的空降兵。

郭台铭的用人术也颇具威权特征。由于各子事业群内部业务界限不清,相互杀价的现象经常出现,且每隔几年,郭台铭就会进行一次内部组织的架构调整,以保持富士康的竞争力,各事业群高管的轮调也不时发生,因此,大权在握的郭台铭无须担心自己在公司内部的影响力,其在公司内部一言堂、外部放大炮的场面成为常态。

但对于内部高管来说,坐过山车的滋味并不好受。

以蒋浩良为例。马来西亚人蒋浩良原为苹果公司高管,2001年加入富士康,并曾一度主掌为富士康带来主要营业利润、生产苹果产品的IDPBG事业群。但2009年7月,苹果iPhone(参数 图片样张 评测)4样机在产品推出前丢失,且造成富士康员工大学生孙丹勇跳楼身亡,令苹果公司大为光火。苹果的巨大压力之下,蒋浩良不得不承担,自IDPBG离职。

郭台铭熟知蒋浩良的能力,让蒋负责TMSBG(天马事业群),主营三合一产品。但由于业务发展阶段所限,天马事业群的盘子并不大。2011年底,杜家滨离职后,郭台铭一度希望蒋浩良接手飞虎乐购业务,但蒋浩良熟悉两个月之后,仍然回归TMSBG,数番起落。

富士康内部人士透露,在程天纵离职后,公司内部一负责苹果业务的事业群老总亦有离职流言传出。

不难发现,老臣子即将同郭台铭一样,站岗到班;外企加盟高管难于适应,离职率高;内部新秀、被并购吸收的空降兵资历尚浅,富士康的接班难题实在不易破解。

郭台铭不得不面对的是,与富士康迁往四川,当地政府减免税收、帮助招工等完全不同,2011年9月底,路透社曾援引巴西政府消息报道称,富士康原计划120亿美元在巴西设厂生产iPad,但由于与巴西政府的赋税优惠谈判陷入胶着,又面临缺乏劳工与技术等难题,计划搁浅后前景未明。

保持原有,还是继续向前,郭台铭确实走到了不得不需要做出选择的十字路口。

对此,截至本报发稿,富士康未给出官方回应。

欧洲专利申请
铸石板批发
隔声房厂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